Skip to content

但去莫複問,白雲無盡時——論唐詩中的友誼

但去莫複問,白雲無盡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論唐詩中的友誼

 

“獨學而無友,則孤陋而寡聞。”雖然人也能在獨處之時領悟很多東西,不過漫漫人生路,萬裡孤獨中不免令人生起對於“同行者”的一種渴求。正如三毛所說,人總會莫名其妙地空虛,感覺自己像是一個空心的稻草人。無論是學問還是生活,與友人相處,才令人真正感受到生命的脈搏。

 

友情詩中所抒發的情緒正是來源於此。然而其中境界,卻是包羅萬千,有依依不捨的“兒女共沾巾”,有悲涼的“西出陽關無故人”,還有超脫的“海記憶體自己,天涯若比鄰”……這些情義紛呈的友情詩,大多因事件的不同,友人的類型和詩人自身的心境而不同,好比一篇篇的“心情博客”,在心理學家看來,必定是極為珍貴的探索千人萬象的素材。

 

這些詩篇精彩紛呈,活脫脫是不同人生境界的寫照。我雖不能否認一些哀歎悲歡離合之句的價值,但卻情不自禁地對王勃所說的“海記憶體自己,天涯若比鄰”的高遠之境 心生嚮往。

 

詩或以抒情,或以言志,於我而言,喜愛什麼樣的友情詩,即為欣賞何種之友情。讀詩和我自身的心境養成極有關聯。

 

我一方面很喜歡熱烈而歡悅的友情的迸發,正如太白詩中的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倫贈我情”,或是“隨風直到夜郎西”的心心相系。正如我曾無比期待一個可以無話不談的青梅竹馬,正如我現在依舊期待在人生的高山流水中,興許會遇到那樣一個人,可能是七八十歲的老者,可能是樵夫,可能是隱者,可能是路人,而我與他的共鳴感將會是那麼地強烈,恨不能立刻成為莫逆之交。而我將感歎緣分為何不讓我們早一年,早一個月甚至早一分,早一秒地相識,與他的友情是那麼地至善至美,使我生命中的明珠,是比海深,比天高,比宇宙更洪荒的屬於我的“高山流水”。去年夏天我在紐約實習,在那裡我遇見的一個新加坡的女孩讓我畢生難忘,她和我一樣對世間充滿了好奇,和我一樣用一雙純淨的眼去看待世界,和我一樣的才智與見解,和我一樣地喜歡在六點前起床。那年我的生日,一個仲夏的午後,收到她精心製作的生日禮物的那一刻,我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了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倫送我情”。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,如同海嘯席捲般,如同春風愛撫般,將你淹沒,無法自製的情感。而實際上除此之外,一個人站的平臺越高,他遇到的朋友越是精彩。依稀記得剛赴臺灣不久時,有幸參加一個和許多名教授一起的晚宴,深刻地言談在觥籌交錯中迴響,將我生生地找到一個精神的境界,在那裡,我看不到一個人的外貌,看不到他的配飾與打扮,只見到每個人身上的精神力量,那麼的耀眼,那麼的深沉,那麼地……令人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”。古往今來,不知多少人文雅士迷醉在這種熱烈之中,所以才會有杜甫一見李白之後,接連寫下的十五首詩,才會有“琵琶行”中樂天所發出的“相逢何必曾相識”的千古絕歎……

 

然而,除了熱烈和激情之外,人生還有另一種情感。並不是所有的離別都是“兒女共沾巾”,也並不是對方所有的“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”都令人自哀自憐。佛曰“愛不重,不生娑婆”,交友本無錯,智慧與見識的交流有益無害,可是人同時又要在緣盡的時候,看得破,放得下。這裡,我發覺詩中的境界有三重:

 

第一是執著之境,是“相送情無限,沾襟比散絲”。人的自然情感必定是嚮往圓滿和團聚的,可惜“天下無不散之筵席”越想留住的東西,反而越會失去,朋友亦是如此。

 

第二重境界便開闊許多,乃是“海記憶體自己,天涯若比鄰”。既然我為相聚而喜歡,必將因離別而若憂,若是如此,何不跳脫出此邏輯,將空間和心胸擴大,天各一方的你我只要心心相印,不論再遠的地方都仿佛與你比鄰,精神上的惺惺相惜超越了物理上的距離。然而美中不足的是,雖說此境已極為高遠,但此邏輯卻無法擺脫于對對方的際遇和生死的牽掛。如若他仙逝了,你是否會在夢中哀慟,你是否會目此心如死水地“寂寞養殘生”,你是否會成為絕弦的伯牙“終身不復鼓也”?

 

第三重境界,則是一種大自在,正如摩詰詩中“但去莫複聞,白雲無盡時”,意境是何等的開闊!他甚至不是天涯海角的牽掛,而是對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的徹底踐行,緣深則聚,緣淺即散。在人生中與他人產生交集,進而相知相識是一件很美的事,然而當你意識到在某個片刻是該分開了,因為你們的軌跡將通向兩個各不相同的方向,那麼就不如帶著感激的心道別,感謝對方所帶給你的愉悅,新知和啟發,然後瀟灑地就此別過,或許就不復相見。友情應該擴大人生,而不應局限在狹小的情感世界,正如《維摩經》的<佛道品>中,菩薩問維摩詰,他的親人朋友是否成為俗世中的累贅,維摩詰說,我有家,但它代表畢竟空我的朋友則是我不同的“修行法門”。每個朋友都是人生路上的助力是因緣和合的結果。每個人都有感情生活,但只有大智慧才能帶來解脫自在的內心世界,否則便是徒增煩惱。“隨緣自適,煩惱即去”,王維一句“白雲無盡時”,餘意無窮……

 

唐人好詩如天上繁星,文辭之餘,我獨愛以情志見高低。友情亦是如此。

 

One Comment

  1. 致静的粉丝 致静的粉丝

    太强了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